联系我们

成都市私家侦探_成都市私人侦探_成都新邦侦探调查公司
联系人:
电话:
Q Q:
地址:成都市武侯区火车南站附近

私家侦探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私家侦探 >

成都市私家侦探:未婚夫和漂亮女同事偷情的秘

          作为这段“包办婚姻”的当事人,我曾觉得多此一举:我们早早地把彼此交给了对方,互有承诺,这辈子非君莫嫁,非妾莫娶。可如今回想,我不得不佩服父亲的远见。
 
         在我俩分开求学的三年里,关剑扮演的是完美的情人:或是坐几小时长途车赶回家乡看我,或是请我去上海度周末,而他必然早早等在车站候我。直到我毕业了,父亲通过熟人给我在上海找了一份工作,我才对关剑有了新的认识:他不但有野心,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 
         大学毕业后,关剑一度情绪低落——他想读研,却依然为经济所迫。我却一味乐观,读书绝不是坏事,日后他要出息了,我不一样沾光。我鼓励他:“你去读吧,我支持你。”同时,独自担负起养家的重任:两家父母都以为关剑已经打工谋生了,他的母亲还提出“每月补贴家里一千元,逐步还清因盖房、看病欠下的债务”的要求。我一人的薪水不但填饱两人的肚子,还要定期定额寄回老家,必须精打细算才能勉强度日。
 
         可我哪晓得,我的婚姻会是那样的狼狈、尴尬:老家遭遇洪水,大水淹了迎亲路上必经的石桥,我在娘家左等右等不见他来,打他手机听的却是“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”的提示。好不容易联络到关家其他人,他们竟说:我们这里已经开席了,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呀!”父亲抢过电话就吼了起来:“一个男人要真有志气,就不会一再用女人的钱满足自己的欲望……”
 
       成都市私家侦探: 第二天一早,父亲雇了辆面包车,把我的人连同我的嫁妆一道塞了进去:“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那小子!就算以后离婚,你今天也得过这个门。”父亲脾气拗,我明知逃不开羞辱也只能硬着头皮“出阁”。七绕八绕赶到婆家,新郎果然不见人影。不用问,他已经赶回上海了,那个漂亮的女同事还夹在我俩中间。婆家没法多呆,又不想回到娘家,我连身上艳红色的新娘装都懒得换,一头奔向车站。
 
      关键不在家,这以后很多天,他都没回家。从男友变成丈夫以后,他和我的唯一接触是一通电话,他唯一说过的一句话是:“我们有缘没份,连老天都不让我们结婚,这是天意,天意不可违。”  
文章来源:未知